最新活动
·全国科学规划十三五课题申请中,申报
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职业教育?

       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职业教育?

网上有篇题为《大学生,你不失业谁失业?》的文章,通过各种新媒体广泛传播。

  文章说,如今的大学生呀,上课“清醒没有发呆多,发呆没有睡觉多,睡觉没有玩手机多”,下课“自修没有吃零食多,吃零食没有看连续剧多,看连续剧没有游戏多”,对颓废的大学校园鞭笞,可谓是入木三分。

  另一篇网文《看一眼凌晨四点的哈佛,就会明白中国缺什么!》也成为朋友圈的热帖。文章透露,哈佛校园里“不见华服,不见化妆”,凌晨四点图书馆里仍然“灯火通明,座无虚席”,满眼都是挑灯夜读的学生。中国留学生感叹,在哈佛一周的阅读量相当于在中国一流大学一年的阅读量。

  两篇网文能引起广泛转发和共鸣,等于非常明确地告白,我们的大学教育出现了不可回避的问题。也正因为此,在全社会对人才需求极度饥渴的当今时代,却常常可见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的反常现象。所学与社会需求严重脱节,课堂理论与社会实践相去甚远,大学几年“混”字当头,这些可怕的现实,已经宣布我们的大学教育病入膏肓。

  近年来,招聘单位常常会“择低”录用,情愿选择录用大专生、职高生而不愿招聘本科生、研究生,而职高、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的就业率,也往往比很多高高在上的名牌大学更值得炫耀。

  说实话,几年前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家长,对杭州大力发展职业教育、在初中毕业就把大约一半学生纳入职业教育范畴难以理解。当然,大家对职业教育的抵触,实际上是对大大落后于社会需要的职业教育的抵触。

  职业教育大多脱胎于曾经的中专、技校,这些学校一度培养了中国教育的第一批毕业即失业的学生,学无所成,无技无能,且校风、学风败坏,是这些学校的坏标签。把孩子送进这样的学校,大多数家长自然会有抵触情绪。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当“蓝翔”等一批社会办学的技能培训机构风靡一时的时候,公办的中专、技校逐渐落寞,招生几乎全都难以继续。

  那些招不到学生的中专、技校担纲的职业教育,也想当然是不受欢迎的。多年后的今天,职业教育走到了哪一步?

  十年河东转河西。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300名学生变身“电小二”,在“双11”当天创造9亿销售额的新闻,让人震惊之余,也不能不让大家对如今的职业教育刮目相看。

  培养“招之能用,用之有为,为之成才”的学生,应该是职业教育肩负的使命和任务。

  浙江商职院能够在社会用工对电商人才如饥似渴的时候,把企业引进学校,让学生在实务中学习,把校园变成真刀实枪的职业训练场,确实让人对职业教育陡增信心。经过“双11”实战训练的学生,对电子商务的理解和运营能力,绝对比纸上谈兵的大学生更接地气,所以也一定在求职中更富有竞争力。

  培养的学生在职场有了竞争力,职业教育在教育领域的竞争力也就会随之水涨船高。而社会所实实在在需要的职业教育,想必正是这样的。

  培养的学生在职场有了竞争力,职业教育在教育领域的竞争力也就会随之水涨船高。而社会所实实在在需要的职业教育,想必正是这样的。


 
 
 

版权所有:智慧环境中的课堂交互对学习的影响研究课题组

单位地址:北京市中关村 联系电话:010-56278733 传真: Email:xdjycxbib@163.com